來點清蒸呀|∀`●)ノ

清蒸禾十三

其實我真的很容易挖坑和棄坑
然後每次從看文章都想要全部刪光光XDDDDDD

最近好想要重打之前的文章,可是事情已經一堆拉XDDD
算了我慢慢來_(:з」∠)_

交換師-02

第一次發,就發兩篇嘿嘿♥


-*

  草鄴鎮近年來繁榮許多,因為有個能駕馭中等二級的交換師,所以貿易上還算可以,加上風景優美,有很多人來往,才不至於沒落。

  但再往前說個幾年,就不是這樣了。

  這是草鄴鎮大家共同所知的故事,卻從不與外人說。

  話說百年前,有名草曲其的人,他是草燁村的村長,那時草燁鎮還只是個家族村,整個村都是草家的人。

  但也是遠親近親,並不是每個人都很熟悉。為了方便管理,便選最中央血統的長子,草曲其當村長,也是族長。

  房子特大,材質也是不錯的檜木製成。而房子雖大,住的人卻只有草曲其一家和比較親近的親戚。

  草曲其早在小的時候就被告誡過,在後院裡靠近森林的一扇門,絕對不能打開。老人家從來不會告訴你為什麼,而那個時候的草曲其也很聽話,整天就和朋友玩或者學習,也都不去想那扇門。

  但是草曲其聽話是聽話,卻禁不起朋友的誘惑,說什麼說不定裡面有寶藏阿、美人阿,你想要什麼都有什麼,這樣子的讒言,就讓草曲其給信了。一個晚上,草曲其帶著朋友,偷偷摸摸的溜到那扇門前。

  一群人手上都拿著燭燈,一時間居然沒人敢開,都愣愣地待在門前。本來夏天的晚上還是十分燥熱,但那附近卻陰風陣陣,冷的不行。

  加上夜晚十分黑暗,而後方種植的柳樹葉被風吹得搖搖晃晃,柳葉左右擺動發出了颯颯聲,縱使有燈也只是增加了陰森的感覺。

  孩子們兩眼大大的互相對看,吞吞口水,有默契的指示草曲其開門。

  草曲其瞪了他們一眼,慢慢地走到門前,緊張的手都顫抖了,還是沒開門。

  接著不知道誰推了草曲其一把,把那時還是紙做的門給撞破了!一群人大叫,草曲其卻趴在地上連站起來都不敢,手上的蠟燭不知道什麼時候滅了,頓時更顯黑暗。

  孩子們邊叫邊跑,留下草曲其一人。


  草曲其一人連呼吸都不敢更何況呼救了。或許是心理作用,他一直覺得身後有什麼東西在騷他的癢。

  他冷汗直流,全身起雞皮疙瘩,一動都不動,也不張開眼睛,就像是被定身了一樣。

  過了許久,沒人在騷他癢了,就算打開了門也沒有其他的動靜,周圍安靜的詭異。

  草曲其緩緩地起身,眼睛還未睜開,他憑著記憶慢慢的往後退,打算矇著眼就離開這個地方。

  但是那樣實在是分不清方向,草曲其打算就瞇著眼,至少知道該往哪邊逃跑。

  「孩子!別睜開眼啊!」就在草曲其要睜眼時,忽然有個非常慌張急迫的聲音對著他吼。

  但來不及了,草曲其睜開眼後,便陷入昏迷。


  「唉,也真是沒辦法,我只好把這個故事告訴你啦。請你一定要給我們需要的東西啊!」一位老者皺著眉無奈的說。

  「我怎麼會騙人呢?說吧,如果我有興趣,我就給了您!」而另一名男子卻是神色輕鬆地拿著手上的石頭把玩著。

  那位老者是位老婆婆,年紀也大了,在這種年代算是十分的長壽。她駝著背,兩手握住一個木製拐杖,用著老年人特有的撒啞的嗓音,訴說的過去曾發生的事情,而老婆婆所說的故事,便是從草曲其這人說起。

  就在老婆婆說到正精彩,而男子也頗有興趣想繼續聽時,一位不適時的少年音傳來,還恰好叫的就是那位男子。

  「師傅──師傅!我找了你好久了,為什麼丟下我!」那名少年帶著哭腔,手裡還拿著糖葫蘆,朝著男子的懷裡撲過去。

  男子一聽到聲音就嘆了口氣,迅速的往後跳了一步,而少年就帶著他的糖葫蘆狗吃屎了。

  少年沒意料到師父居然閃開了,整張臉埋在土上還不敢置信。

  「快起來,別擋著人家說故事啊!」還順便踢了踢少年高翹的屁股。

  少年立刻坐起身,滿臉土和草,大聲嚷嚷的吵鬧著:「都是師傅啦──嗚嗚,糖葫蘆都掉了怎麼吃!」

  「不就是糖葫蘆嗎?等會兒再買個給你,別吵了行不?」說完還蹲下身隨手變出一條沾濕的手帕幫忙少年把臉擦乾淨。

  「真的嗎?那好!」少年一聽到還有糖葫蘆變笑得燦爛,隨男子怎麼弄自己的臉。

  「诶、好了,站起來,過來這邊坐。」男子拍了拍石頭旁邊的空位。

  少年動作也十分麻利,站起來拍拍屁股便往位子坐了上去。

  老婆婆看他們動作也差不多了,本來還疑惑這男子是否是真的交換師,但從他能隨手就變出一條手帕來看,卻是真的了,而且還可能是高級交換師呢!

  她清痰了一下,男子還是那副輕鬆的笑臉說「您請開始。」,便繼續未完的故事了。


  草曲其再次醒來就已經是一個禮拜以後的事情了。

  而醒來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最值得關注的是草曲其的夢。

  整整一個禮拜,沒有一天不做夢。在外界看來他是發瘋的狂吼、抽搐,而在夢裡他卻沒這些動作。

  他說他剛昏迷的時候,是一片黑暗的,比趴在門前時更為寂靜,幾乎就像是空氣被凝結了,這種靜,使他沉悶的連呼吸都不能。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就閉著眼下意識地就開始走,但很奇怪,明明沒碰到什麼東西,卻總是有東西拂過他的臉,他伸手一抓,是柳葉。

  突然,他睜開了眼,看到的是一片漆黑的房內,還有被撞破的門。草曲其暗罵一聲其他同伴沒有義氣!

  他站起來了,自然的往柳樹後方前進。

  柳葉被風吹拂著,輕拂著草曲其的臉龐,他毫無感覺,下意識地走,途中他看到了一個女人。

  他卻好像早就知道有那個人的存在,裂開詭異的笑容,對那女人揮揮手。

  周圍十分黑暗,看不清那女人的長相,只知道女人的腳步很輕,因為裹小腳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兩人距離不大,那女人也快速的到達草曲其的身旁。

  女人的長髮飛揚,吹到了他的臉龐,這感覺令他熟悉。  

  但他卻沒有多想,女人繞著他轉,還發出清脆美妙的笑聲──在這環境顯得詭異了些──讓草曲其十分開心的也跟著女人轉。

  那女人邊笑邊遠離了大宅子,到了離宅子有點距離的一個小屋。

  小屋十分的乾淨,外邊也都像新的一樣。裡面只有一張床,和一個桌子還有兩張椅子,是一間很小的屋子。

  只有床特別大,已經佔了屋子的一半了,應該是訂做的,足以容納三個人在上面的大小。

  女人一進屋子,便往床上撲了過去,還誘惑著草曲其上去,而他一上床,也沒做到什麼,視線卻突然的暗了下來。


  「明老太太──少爺找您過去啊!」又突然被打斷了。

  一名穿著僕人裝的婢女急匆匆的跑過來。

  「呵呵,這故事聽的還不是很順利呢!」男子的笑容不減,眼神卻多了一份凌厲。

  「唉,真不好意思,最近家裡的事情比較多,我看天色暗了,小夥子們要不就待在我們宅裡住宿一晚?明日肯定說完啊!」明老太太,那位老者說了。

  「那還真是麻煩您了。欸欸,起床了。」男子推了推少年,沒想到短短的故事裡,少年卻睡著了。

  少年睡眼惺忪還未清醒,揉了揉眼睛,張開手便抱住了他師父的腰,然後一動也不動。

  男子卻似是知道少年的習慣,把他抱了起來,隨著婢女走向他們住的地方。

交換師-01

總之就是一個滿級交換師和他的小徒弟的故事,等這則故事結束後,就會是小徒弟的視角喔!


-*

 
  交換師是個特殊行業,他們可以說是什麼都有,也可以說是什麼都沒有。

  要成為交換師有個先決條件,那就是——飾品。

  飾品在交換師是一個指標,也是個交換東西的「空間」,是不可或缺的。也不是什麼雜七雜八的飾品都可以,必須是在特定的礦場所採集的礦物,所製成的飾品才有機率有所謂的空間,而那種飾品就叫空間石。

  而現今最大的空間石礦場叫利亞礦場,是一名叫利亞的人找到的,但雖然最大,卻不是最好的。


  整個世界上能成為「交換師」的人不算少,甚至可以說是滿多的。但要成為「高級交換師」可是少之又少。

  畢竟成為交換師總是得有運氣和能力的。

  從上等的礦石到劣質品都有機會成為空間石,而理所當然,上等的礦石製成的空間石肯定最棒,也最需要好的使用者。低劣礦石製成的空間石,時效不長久,空間也不大,所以使用者甚至沒有靈力都可以使用。上等的礦石製成的空間石則反之。

  被靈力強大的人使用的高級空間石,可以隨時隨地開啟,想放什麼就放什麼,空間大、時效還有可能是永久!普通人所拿到的,充其量只能是個小包包,還不具備交換師的條件,要成為交換師至少需要具備能駕馭中等空間石的靈力,否則只是浪費一塊交換石罷了。

  說到交換師,從中等到高級分十級,高級上去又分十級,雖然中等一級在交換師來說是最爛的,但對一般人只能駕馭低等空間石的人來說卻是不錯了!



  又在這少之又少的高級交換師裡的滿級交換師據說只有一個人擁有,那個人很神秘,幾乎不露臉,大家也不知道他從哪來、叫什麼名字。

  所以大家只好稱他是——






  「啊啊啊啊!別、別過來!啊啊啊啊啊啊……」

  在一陣悽慘的叫聲後,諾大的宅子裡的人們不明所以,紛紛點起了蠟燭。多數反應快的便衝向聲音的來處,而他們只看見躺在床上的男人一直抽搐,口吐白沫、兩眼翻白。就當眾人的想去查看,突然一個黑影掠過,整間屋子所有的蠟燭都熄滅了。

  有人尖叫、有人怒斥,但就是不敢亂動,過了沒多久,蠟燭又被點亮了,緩緩的從遠方到那人的床上。

  驚魂未定的大家看到的是……躺在血泊中的男人。




  --「如何?一則故事交換一個您需要的東西。」

2

結果打算只打霄夙雙飛,哈哈XD
最近要挑戰肉文,這篇還不會有拉~
-------------------------


  「沒想到你會那麼在意他!人家都走多遠了啊!第一次看你這樣的,哈哈!」

  話說當時其實不只有羅霄,還有羅霄的損友──葉璠,最大的興趣是看羅霄出糗還有嘴賤一下,而最怕的也是羅霄,誰叫人家是他的頂頭上司而且霸氣威信都比他來的大呢?

  而葉璠會這麼說的原因則是,羅霄一看那小鬼失魂落魄的離去後就一直注意著那人往哪邊走,這樣葉璠總覺得奇怪。

  他家的大BOSS可是從來不會這麼在意別人的啊,儘管自己是與他深交多年的朋友(損友),也沒見他多會照顧自己(好的方向的話),而這個可能是曾經和他一夜情的小鬼居然讓他那麼在意!這讓葉璠十分的不解,但看羅霄的反應卻也讓他感到很有趣。

  「我覺得你可以閉嘴。」羅霄對待人其實是很溫柔的,就算是假意的。但她心情一不好,不管誰來都會遭殃。

  葉璠早已見怪不怪,但他和羅霄比剛進來還鬱悶的表情就覺得很好奇:「那個人是誰啊?我看你好像更不爽了啊!哈哈。」

  羅霄撇了他一眼。

  「嘖,那小鬼有什麼好的啊!這種涉世未深乳臭味乾的小鬼,感覺沒什麼腦袋又不會看眼色的,應該不是你喜歡的類型啊,轉性啦?」葉璠不怕死的繼續說。

  「呵,那種乳臭味乾沒什麼腦袋又不會看眼色的,就是上次讓我丟下你自己走的元兇。」

  「……啊?幹!不會吧!那種屁孩屁孩樣的小鬼?就憑他!你太可惡了!」

  這裡就說到葉璠的痛處了。他這輩子不是沒被放過鴿子,但是這次讓他特別氣憤!在酒吧,一定會有人來搭訕,而羅霄幾乎是每次來必會被搭訕個一兩次。

  有時候羅霄看順眼了,就會去開房,然後就拋下了葉璠。葉璠也不是不生氣,只是以往的水準都特別好,如果是葉璠自己肯定也把持不住,所以他幾乎沒再怪羅霄的,只是會調侃他艷福不淺。

  不過這次!就憑那個乳臭味乾涉世未深腦袋空空沒胸沒腰沒屁股沒眼色的小屁孩!他知道他是說的誇張了,但是那種類型和以往的來比,簡直就像鮮花和牛糞!

  就、憑、那、個、小、鬼,不僅讓羅霄再次拋下他,而且還讓他如此在意!

  「你看你多低廉。我要走了。」羅霄看了看葉璠發青憤怒的表情,一臉淡定的告別。

  「幹,你真的要去找他?你才低廉啦!」葉璠怒的大吼。

  羅霄又撇了他一眼,瀟灑地離去。

  「喔……完蛋了,都是屁孩害的,明天死了……」被羅霄陰冷的眼神撇了一下,讓葉璠由怒成冷,全身起雞皮疙瘩,他想,明天大概是他的末日了。


  鏡頭換到剛離去的李夙,被羅霄一句你是誰搞得心亂亂頭痛痛,臉色蒼白的楞了一下後,說了聲抱歉就離去了。

  李夙其實沒有長得像葉璠說得如此不堪,其實可以算清秀。因為長期宅在家和宿舍裡,皮膚十分白皙,雖然不常運動卻也沒有贅肉和肥肉,身材十分的纖細。不過比起同年男子,身高還稍嫌矮了些,只有一米七多。

  腦袋說空不空的,成績雖然只能算普通,但問他小說動漫電玩的東西卻可以回答得十分流暢。再說到個性嘛,就是個天然少根筋又超二超會炸毛的屁孩,至少葉璠這方面並沒有說錯。

  聽到羅霄說的話,李夙很難過卻又覺得很真實,其實也對。向羅霄那種人,怎麼會記得他呢?居然還希望他們兩個可以有什麼下一步,李夙自嘲的罵自己是個笨蛋。

  低著頭,李夙黯然地走到吧檯,他知道羅霄就在更裡面的位子,明明一轉頭就看的到,但他現在看都不敢看。

  李夙坐在吧檯旁的位子上,雙手糾結著,還表現出泫然欲泣的神情,讓經過的人都忍不住想出手。

  不過時間還早,不是已經有伴的來玩,要不就是早就約好人了,剩下的幾隻小貓幾乎都沒什麼膽。

  直到一位長相有些猥褻,表現出齷齪神情的男子坐在李夙身邊。

  「嗨,怎麼一個人啊?」他開口。

  「恩。」李夙並不想多開口說什麼。

  「看你好像很難過,要不要喝點酒啊?人家都說喝酒消愁嘛!」

  李夙推拒,雖然他現在很難過,但是他沒忘記上次就是醉了才和羅霄發生關西,而一想到這他又更想哭了。

  「不要這麼快拒絕啊!這絕對會讓你忘記所以悲傷的事,邁向光明的未來!」那名男子伸手點了兩杯酒精濃度算高的伏特加,而這伏特加如果酒精濃度低於40%淨飲就像水,但一超過40%,就會感覺火在胸口燒了起來,對於像李夙這種不會喝酒的人,絕對是一喝就倒。

  男子當然不會讓李夙喝那種像水一樣的伏特加(儘管他一樣會倒),他就是要在李夙喝到難受的受不了的時候來安慰一下,讓他更貼服自己。

  「來,這杯下去肯定會讓你感到十分愉快!」李夙百般推拒,卻受不了如此熱情的人,只好點頭了。

  他小口小口的喝,才沒幾口就感到胸口好像著火了,很是難受,但想要自虐的心態卻讓他繼續飲酒。

  酒杯不算大,慢慢地喝也到了一半,這時他覺得他已經快要醉了,而且頭很昏,怕上次的事情發生,李夙並不想繼續喝了。

  「繼續喝嘛!這樣才會更快樂!」那名男子繼續聳攏李夙喝酒,但李夙很堅決說不。

  男子也沒什麼耐性了,罵了聲操後打算直接把人拉出去,他想他浪費了錢就是為了泡到這個人,怎麼可以不得手?軟的不行就來硬的!

  「我就說我不要!你走開啦!」李夙是個喝醉就開始亂說話、膽子變大的人,這證明他又醉了。

  兩個人拉拉扯扯,李夙推開那名男子,反作用力的關係讓他差點往後倒下,幸好有個人接住了他。

  李夙轉頭看向接住他的那個人,說了聲謝謝,又傻楞楞的看著他。

  「……你長得好像他喔!讓我覺得好討厭……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啊!我好像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就喜歡上他的,是不是很好笑?哈哈哈、哈……」李夙一開口又是胡言亂語,卻也很真實的說出他喜歡羅霄。

  剛好,接住他的人並不是就只是長的像而已,他就是羅霄!

  羅霄挑眉,其實他早就在李夙黯然轉身的時候就想起這個人了,儘管和他一夜情的人很多,但他記性還算不錯,尤其這個人讓他莫名的惦記。

  「你為什麼不笑?我知道我這樣就、就像白癡……人家根本不記得我啊,哈哈哈……可是、我喜歡、他……」李夙一邊哭一邊笑的,又因為酒精效應讓他實在抵不住睡意,在羅霄懷中已經昏昏欲睡了。

  羅霄把已經要睡著的李夙橫抱起來,沒說什麼,只是笑了笑。

  而被遺忘已久的那名猥褻男子看不下去那兩人忽視自己,也不想差點到手的肥羊跑了,終於開口嗆聲:「幹!你又是誰啊,要不會去找別人喔!這是我先找到的!」

  「呵,我沒必要告訴你我是誰吧?」羅霄一說完,便再次的瀟灑離去。


-------------------------

搞不懂羅霄XDDDD!
其實我很容易進展很快wwwww
我比較喜歡寫甜蜜蜜時虐虐的感覺><

【Plurk】【肉+言情】0

說肉,其實也沒肉;說言情,好似也言情不起來;說0,那其實就沒有啦!

嘿嘿,一集結束!
未來會打,也不會是BG的,大概會是陳靈慕寫的小說延續或把陳靈慕的小說變真的
這樣就會真的有"靈異"的屬性了~!

----------------------

  陳靈慕和她男朋友交往四年了,從高一一直到大學一年級,他們的感情一直都很好。

  為什麼要特地陳述這段呢?那是因為陳靈慕是個超級深度腐女,是這樣就算了,還會把她男朋友寫在她的BL文裡面。她不會藏著腋著,更會大喇喇地給她男朋友看,讓男朋友評論一下。

  更誇張的是,男朋友看完了不覺得怎樣,還真的評論一下,偶爾寫的很棒還會稱讚她的女朋友,這不是溫柔包容,這是因為她男朋友實在太少根筋、太二了!

  不得不說,這一對男女朋友實在太合了。


  就在陳靈慕淺移默化之下,她男朋友一不小心就變成了腐男,每天催著他女朋友寫文給她看,但這少根筋的男朋友沒有看好女友的臉色,吵的陳靈慕隨便答應的敷衍他,要他滾出去。

  而這個故事就是這麼來的。


  本來嘛,李夙,就是陳靈慕的男朋友,因為有了這層身分,所以一向都是他當攻,畢竟陳靈慕私心下也是希望男友比較MAN一點。但這一被吵的煩了,她決定寫了一篇李夙受的文了!

  陳靈慕左思右想,雖然她一氣之下想要讓李夙受,卻也不想要讓他遇到什麼奇奇怪怪、NP什麼的,一整天下來,陳靈慕根本都沒在聽課,腦袋都是「李夙應該配什麼攻呢?」


  一回到宿舍,陳靈慕就打開電腦,開始發囉之前追的小說,那是一篇溫柔狠心攻和二受的故事。陳靈慕看著這幾個字呆了一下,一被激發,她決定開始寫溫柔狠心攻和李夙受了!反正李夙本來就很二阿,超級符合的!陳靈慕這麼想。

  她打開Word檔,開始了她的寫文大戰。


  陳靈慕想要虐一下李夙,誰叫他那天都沒看他臉色,那天陳靈慕大姨媽來,但是就算這樣她也不是很愛發脾氣的人,就偏偏剛好,她一離開宿舍就踩到狗大便,好不容易洗乾淨了,到了教室又被潑水!

  不過那是留學生那邊的習慣,根本發火不得,忍著濕濕黏黏的感覺一節課後,才回宿舍洗好澡,怒氣未消,李夙又白目地來催文,陳靈慕才決定虐一下他。

  「李夙這個大白目,現實中虐不了你,我就讓你在文中死去活來的!」陳靈慕恨恨地用力敲打鍵盤。

  “李夙是個又二又少根筋的笨蛋,從小就沒有戀愛過,自從在大學被同學帶入的一間酒吧以後,才真正了解什麼叫做戀愛……

  凡是人,都會比較喜歡賞心悅目或者氣質較好的人,不管他是男的還是女的。而李夙就在看到那個男人之後,眼光就移不開了。

  那個男人就算坐在沙發上,但看他修長的雙腿,就知道這人肯定很高。李夙離他比較遠,看不到他長甚麼樣子,但是他總讓人覺得有種優雅高貴的感覺,好像明明應該出現在上流社會的舞會當中,拿著葡萄酒細細品嘗的人,卻待在吵鬧無比的酒吧喝著啤酒一樣格格不入,當然,那人並不是喝啤酒。

  「你為什麼會在這?」由於李夙太少根筋,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才覺得那人應該待在高貴的地方,就跑去問了。

  「……你是誰?我認識你嗎?」他楞了一下,又有點不明白的問了他。

  「啊!哈哈、我不認識你,你也不認識我,我只是覺得你應該是那種在上流社會的舞會裡才會出現的那種人啊……抱歉,講太多了,哈哈哈哈……」被人回問之後,李夙尷尬的笑了笑,又快速講了一堆其實人家根本聽不太懂的話。

  那人挑眉,他有聽到上流社會的舞會這些話。

  「哈哈……我、我先走了!」李夙正打算一個跨步就閃人,卻不料被他抓住。

  「你還滿有趣的阿,陪我聊聊天吧。」那人溫柔的笑了笑。

  那人跟李夙介紹了自己叫羅霄,本來李夙以為其實根本聊不起來,但沒想到羅霄這人十分的體貼會說話,李夙對什麼有興趣他都接的下去。幾個話題結束就喝完一瓶酒了,李夙其實也不個酒量很好的人,還沒喝完都已經醉到說鬼話了。

  「你醉了,你有跟誰來嗎?」羅霄問他。

  「……嗯?嗝、我和……那誰來著,王耗子來的。」看吧,這就是鬼話。

  「耗子?真是個有趣的名字。」羅霄扶起他,走到了吧檯,要李夙跟店長說他朋友的名字。

  店長滿頭問號的思考了一下,才知道李夙是在說王豪志,他說:「豪志阿,他早早就回家囉!需要我打給他嗎?」

  羅霄笑了笑,說不用。


  羅霄帶李夙到了一間酒店,其實羅霄並不是個會撿屍的人,雖然男女他都無所謂,但他更喜歡的是對方主動一點。

  但李夙豪不自知,大喇喇地躺在床上,邊喊熱邊脫衣,整天宅在家裡的白皙酮體被酒精酵素使的紅通通,有著更好欺負的錯覺。

  男人很能自制,但他一向不拒絕主動勾引,尤其他還有點興趣的人。

  「你別怪我,只能怪你自己酒品不太好,如此的勾引我。放心吧,我會很溫柔的。」男人貼上李夙的身體,幫助他脫衣。

  就如口中所說,溫柔地親吻他的唇,但嘴是嘴,手是手。羅霄把手伸進去李夙的褲頭,熟練的輕捏重捏李夙的那裡,酒精效應使得李夙很快就有了反應,但羅霄還不打算解決,他是個注重自己的人。

  羅霄把李夙翻過身後也不忘繼續挑逗,在李夙主動把褲子踢掉回應羅霄的穩的同時,羅霄的手也緩緩接近李夙除了大便擦屁股外從未侵犯的小菊花。


  接下來就是個和諧的畫面了,李夙隔天一起床,首先就是宿醉的頭痛,休息了一陣想起來,又是個腰痛到起不來的狀態。

  「嘶……痛死了,發生了什麼事?」李夙頭痛的想,眼神到處飄了飄。

  他看到了一張紙,伸手一拿,上面寫著的是:「你好,很抱歉我事先離開了,畢竟今天有個很重要的事情必須做。我想你醒來肯定會頭痛,便準備了解酒藥,還有,房間的費用我已經繳了,你可以安心的睡到隔天八點。我看你還是個從未接觸過情事的小孩吧!桌上放了一些錢,如果覺得不舒服可以拿去買藥,祝你好運。」

  李夙愣了愣,才想起昨晚是多麼的瘋狂,雖然他醉了,但他並不是個一醉隔天就忘記所有事情的人。

  他臉紅著躺在床上不想起來,頭腦不想,身體也不想。但實在是有課,所以他趕緊喝完羅霄給的藥,拿走錢就打算退房離開了。

  李夙並不打算拿那筆錢去買藥,他更想要還給羅霄。雖然這是買藥錢,但他更覺得羅霄是因為愧疚才拿錢來付他的第一次來補償他。李夙的確很天真又缺一根筋,這就是典型的被人拐來數錢的笨蛋。


  接下來的一個月李夙都傻傻的在同間酒吧等帶著羅霄,一直到一個月又十三天,他終於看到了羅霄了!

  他還是像第一次一樣無腦的衝過去,把錢拿在手裡伸到羅霄面前:「這、還你。我不覺得你需要給我這筆錢,所以……」

  今天的羅霄和第一次有點不一樣,似乎有點煩躁,雖然一樣是笑臉卻直接打斷了李夙的話。

  「你是誰?」

  光是一句話,就讓李夙臉色頓時發白。“

  陳靈慕案儲存鍵後打開她發小說的部落格,在標題上打個「霄夙雙飛-01」後,把剛打好的文PO上,等著學校老是傲嬌的網路跑完,立馬就把網址丟給了李夙。

  她期待待會李夙的大吼。

  ──END